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打篮球、唱楚剧丨中原突围,李先念如何巧设“空城计”?
发布时间:2019-06-18 12:00:33来源:财神国际-财神国际下载-财神国际官网点击:58

  中原地区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1939年1月起,李先念率领一支部队南下中原,截止1945年,这支队伍已经发展至5万多人。他们就像一颗钉子,揳在中原的咽喉要地,让蒋介石如鲠在喉。

  到了1946年5月,中原军区部队已经被国民党的30万大军压缩到一个只有方圆约50公里的狭小地区。

  

  几天后,一份电报出现在中原军区司令部,电报中,蒋介石命令刘峙:6月22日之前秘密完成包围态势以及攻击准备,6月26日开始围攻、7月1日发动总攻,用48小时将中原军区部队“一举包围歼灭”。

  此时的军情十万火急,中原军区立刻请示中共中央要求6月30号之前开始实行突围计划。6月23日,毛泽东主席复电:“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电文特别强调:“今后行动,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要请示,免延误时机,并保机密。”电文最后写道“望团结奋斗,预祝你们胜利。”

  

  此时距离国民党发动进攻的时间只剩下三天。应该从哪个方向突围呢?突围战役的部署,成为中原部队生死存亡的关键。

  

  向北,有淮河拦住去路;向南有长江阻隔;西面,国民党部队早已在平汉铁路严加把守,再向西还有伏牛山桐柏山和秦岭阻隔。东面则是国民党统治严密的皖、苏、浙等省。

  中原军区司令部作战室的灯光摇曳,李先念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合眼了。此时,其实还有一个人也在揣摩中原军区的突围方向,他就是国民党军将领刘峙。

  6月25日,在宣化店东面光山县的白雀园防区,国民党军发现中原军区的战士们正在奋力地挖战壕,修筑工事。远远看去,还有部队在急速前进。

  

  在郑州坐镇指挥的刘峙接到 “有番号不明的大部队由西向东移动”的报告后拍案叫好:“共军果然向东突围”。这样一来,中原部队正好落入他全力准备的包围圈里。

  然而,此时的中原军区主力部队正在秘密集结,准备向西突围。刘峙看到的这些,都是李先念为了突围做出的佯动。他们即将进攻的平汉铁路,国民党军布置了大量兵力和碉堡,被称为“钢铁防线”。但是李先念、郑位三认为,如果在国民党军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部队秘密集结到平汉铁路以东,出其不意发起进攻,突破内层包围圈不是不可能。

  迷惑敌人的任务交给了中原军区一纵一旅。在接到命令后,旅长皮定均命令部队在东面大张旗鼓地挖掘工事,摆出在东面大打的架势,同时又抽出一部分兵力在白雀园防区由西向东穿梭佯动,造成大部队向东突围的假象。

  

  何光耀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他还把部队的马匹集中起来,马尾巴上系上树枝,白天就是由西向东大踏步地在这个农村的泥土地上行进。漫天烟尘,好像是主力部队在调动的迹象。

  声东击西的计策成功瞒过了刘峙,他们认为中原部队一定会向东突围。而此时,距离蒋介石在密电命令的总攻日期只剩下五天。

  

  1946年6月26日这一天,国民党军兵分四路向中原军区部队发动了进攻,打响了进攻中原解放区的前哨战。在国民党军隆隆的炮声中,住在宣化店的美蒋代表正在四处探查,他们希望找到中原军区首脑机关的行踪。

  

  肖健章 中原军区老战士

  我当时接待他们,说李先念将军下部队去了,不在家,你把你们的意思打电话告诉他,看看他的意见怎么样。

  美蒋代表半信半疑地离开了。当天下午,李先念回到宣化店,来到美蒋代表居住的国际招待所。

  

  肖健章 中原军区老战士

  李先念说你们不是要见我吗?国民党的代表就说:李将军,听说你的部队有所调动啊?李先念哈哈大笑,哎呀,你们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些情报,自己吓唬自己,哪来的事情呢?

  6月26日中午,为了迷惑美蒋和谈代表,中原局邀请美蒋和谈代表进行一场篮球赛。这天晚上,在宣化店的大礼堂,中原局又举办了一场文艺表演,李先念特意邀请美蒋代表一起观看。其乐融融的气氛,打消了美蒋代表的疑虑。

  也就在此时,中原军区的主力部队正在宣化店周围驻地秘密集结,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向着平汉铁路急速开进。晚会后,当人们尽兴散去,李先念、郑位三等军区领导也悄悄随队伍离开了宣化店。

  第二天一大早,城中的老百姓惊奇的发现,几个月来住在自己家里的新四军战士们都不见了。美蒋代表却还沉浸在昨天夜里的大戏中,没发现什么异常,在他们眼前的中原军区首脑机关仍然是一副繁忙的样子,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两样。

  司令部里,电台的嘀嗒声正在作响。中原军区首脑所在地,门口的哨兵正在站岗,街上还有部队在巡逻。他们就发电报报告武汉,说:中原军区首脑机关还在宣化店。可他们哪里知道,眼前的司令部早已由张体学率领的鄂东独立第二旅接替了一切工作。

  

  原来早在3天前,中原局就紧急命令鄂东独二旅政委张体学赶到宣化店,要求他的队伍在26号天亮,部队照样出操,照样唱歌,接替中原军区司令部的驻守工作。于是他们按照部署,为美蒋代表演出“空城计”的好戏。而此时中原军区的主力部队已经整装待发,准备突围了。

  6月28日上午,美蒋代表又一次提出要拜访李先念。留在宣化店的张体学忙说:“李司令偶感风寒,身体不适,不宜相见。”刚到下午,美蒋代表就再一次来到了李先念的住所,他们手里提着药品,说必须要亲自交给李先念。张体学见阻拦不住,就说“好吧,还请你们稍等,我进去通报。”

  

  卢勇 军事专家

  过了一会儿,张体学出来了,手里面拿了一张明信片,交给美方代表谷来福,美方代表一看,上面有李先念的亲笔签名。

  

  只见明信片上工工整整地写着:献给我最亲爱的朋友古来福上校,李先念,1946年6月28日。古来福一看,明信片上的确是李先念的笔迹,日期也是今天。他确定李先念还在宣化店后,便将药品递给张体学,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这位古来福上校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切其实早在李先念的预料之中。6月26日在他离开宣化店之前,李先念就特意签署了几张不同日期的明信片,以防美蒋代表有所察觉。在古来福拿到这张明信片的时候,李先念早已经率领着部队向西行进,准备突围了。

  就在这天下午,皮定均与张体学收到了中原军区主力部队已经顺利抵达平汉铁路的电报,随后这两支队伍迅速向东撤退,宣化店立刻成为了一座空城,直到此时,国民党军才发现,中原军区部队已经开始突围。

  7月1日这天本来是国民党军对中原军区发起总攻的日子,可中原军区部队已经突破了国民党军的内层包围圈。同日,中共中央通知全国各解放区:敌人反共反人民的内战已经开始,我们即将进行自卫战争。

  未完待续……